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军事 > 正文

独家揭秘:日本侵华新宝5下载前对中国的军事航

未知 2019-01-14 22:57

  自从甲午战争开始,日本人就开始对中国进行摄影考察,以图占领整个中国。他们不仅在地面上拍摄,还飞到空中进行航拍。作为日本陆军的“眼睛”,“独飞七”这次来华照相侦察,正是为之后的战争做好情报方面的准备而来。这些照片几乎从未发表过。(文:高卓)

  1928年5月,日本陆军航空兵独立飞行第七中队(下文简称“独飞七”)从日本本土出发,从朝鲜半岛一路转场飞行,进入中国后先后在大连和山海关经停加油,最后飞到目的地天津。他们先对东北和华北地区进行侦察,之后转场山东,对济南青岛一带的重要目标进行侦察。

  “独飞七”的照相侦察一直持续到第二年4月。这张“独飞七”的勤务区分表完整表达了这个飞行部队的编制情况,明确说明了机组中的飞行员和侦察员情况,以及飞行机班(机务人员)的情况,就连配属的高射机枪班,通信班等单位每一个士兵的名字都登记在此。

  这次拍摄的一个重要背景,是发生在1928年5月3日的济南惨案。这次事件使得中日关系日益恶化,暴露了残暴本性的日本对华态度更加强硬,埋下了后来全面侵华作战的种子。图为日本设在山东潍坊的坊子兵营。

  “独飞七”拍摄的这组照片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拍摄中国军队在日军认为的重要地点布防情况的图片,这属于战役战术层级的侦察;一类是针对中国境内交通枢纽,物资集散地等规模情况的侦察,已经有了战略级别的意味,这两类照片对日军决策层都有着重要意义。图为山东张店车站。

  独飞七围绕古北口附近拍摄了多张图片,说明日军对这一地区的防御颇为关注,侦察机进行了多机位拍摄。

  在密云附近地势较为平坦的南省庄拍摄的这张照片中有一道明显是人工筑成的“城墙”,这是在当时的中国还颇为少见的俗称为“龙牙”的水泥反坦克障碍。虽然不能击毁坦克,但它们可以让坦克卡死在上面,阻碍其前进,这样能为防守方赢得更多的时间,在二战中这种做法非常流行。

  对于当时还比较穷困落后的中国军队来说,能够在1928年就部署这样的反坦克阵地已属不易,也说明当时中国也意识到了日本全面侵华并大规模使用装甲机械化部队的可能性。图为中国军队在南省庄的阵地。

  “独飞七”对南省庄这个规模颇为浩大的防御阵地很感兴趣,拍摄了多张照片。图为南省庄附近中国军队设置的战车障碍。

  但即使是坚固如马其诺防线,如果战法僵化也难以真正发挥作用,对于实力很弱小的中国军队更是如此。而就是南省庄这种也属少数,更多无险可守地带的防御只能是在平原上挖出多条相互平行、之间有交通壕相互勾连的战壕而已,生存力并不高。图中的北京顺义板桥村防御阵地就是一例。

  拥有一定地利优势的阵地更受日本人关注,围绕长城一线的新开岭附近阵地“独飞七”拍摄了多组图片并做了标注,可见其周边山势险峻易守难攻。图为新开岭附近中国军队阵地。

  长城抗战中新开岭战斗也确实给日本人造成了接近500人的伤亡,即使是更著名的喜峰口和古北口战斗都没有造成这么多伤亡。图为新开岭附近中国军队阵地。

  这张对长城北侧兴隆县(今属河北省承德市)的照片中更是能够发现,早在日军发动全面进攻之前,这个县城内就驻扎有一个大队的日军,占据着兵力优势;并对县城内军队的布防做了标注,敌我态势一目了然,由此1933年4月兴隆县几乎毫无抵抗就陷落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是一张天津日本租界的全景图。图中不仅标出日军军营位置,还明确标注出了1925年2月被赶出紫禁城寓居天津的末代皇帝溥仪的住所。想想几年后日军占领东北时迅速将溥仪接过去建立伪满洲国,一切也许早就在盘算之中。

  “独飞七”的飞机区区十几架而已,虽然飞行人员要比飞机多些,但由于飞行强度很大,因而因飞行人员疲劳加上天气原因,飞行事故发生也在所难免,图为行将结束在华侦察之时,一架乙式一型侦察机在着陆时坠毁。

  日本此时已经是一个工业国,能够快速补充损失,一两架相对廉价的单发侦察机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图为多架乙式一型侦察机被拆成几个大件之后放在包装箱里,被从日本本土开来的货船运抵天津塘沽港,然后运到天津机场“独飞七”驻地之后再行组装。

  1928年6月,皇姑屯事件爆发,“东北王”张作霖遇难。“独飞七”迅速投入了对东北地区的侦察。东北地区是中国城市化最早的地区之一,因此在“独飞七”对东北的拍摄中经常能看到较大规模的城市,图中为日本纪念其在日俄战争中被打死的官兵的奉天忠灵塔。

  日军不仅仅对东北军的驻防情况十分关心,对东北的铁路枢纽情况同样颇为关注。这是一张从低空拍摄的沈阳火车站图片。

  这是长春火车站的图片。虽然很多都是由日本人建设的,但是在张学良东北易帜之后,日本人也必须对可能的变化多做提防。

  “独飞七”转场山东方向之后,侦察重点同样是交通枢纽。作为山东省最大的港口,青岛港自然是日本重点侦察的目标,其吞吐能力关系到日军进攻山东时能够投送多少兵力的问题,对侵略华北至关重要。

  这座德式风格明显的青岛火车站也是“独飞七”关注的重点,图中南侧为客运站,北侧为货运站。德国人占领青岛期间,对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下了不少本钱,日本人“接手”之后自然也不会白白浪费,省内一流的交通条件使得青岛的战略价值大增。

  竞马场看似是一个纯娱乐性质的场所,但由于场地空间大而平整,加上有良好的马匹保障条件,而且交通便利,非常适合日军骑兵部队屯集休整。而且青岛竞马场在德国占领时期还曾作为机场使用,这就进一步增加了这块远东闻名的竞马场的战略价值,“独飞七”自然不会放过。

  这座旭兵营最早也是德军建设的,一战时日军占领青岛后改为此名,此时日本占领军暂时撤走,军营旧址被用作胶澳中学(今天的青岛一中)的校舍。1938年1月青岛再度被日军侵占后,校舍又变成了军营。

  对青岛附近的一切可能影响其侵略战争的军事设施,比如这幅图中德国人留下的炮台,独飞七更是要低空掠过重点拍摄,观察是否被中国军队改造过。

  重点拍摄军事设施,为的是战争爆发时,日本统帅部要计算这些坚固工事在日军火力下的生存时间。图为德国人留下的青岛中央堡垒。

  由于济南有着日军第三师团等部队的驻扎,从军事角度上说,如何占领济南几乎是一个伪命题——日军本来就在那里。图为济南全景。

  “独飞七”只是对火车站这类决定兵力输送能力的地点,以及驻扎济南的其他日军部队进行了低空拍摄。图为济南火车站。新宝5手机APP

  这是济南市北郊的新城兵工厂,济南惨案时厂内设备及所存枪炮弹药均被日军抢走,元气大伤,此时称得上是百废待兴,厂内的烟囱死一般的寂静。

  这张描述济南惨案后所谓“第三师团各部队功绩调查委员会”的图片虽然并非航拍,但正巧拍摄于“独飞七”结束这一阶段侦察,即将暂时返回本土之前。从这些日本军官脸上只是微微得意的表情不难看出,区区一个济南的“功绩”对他们的胃口来说只是开胃小菜。他们,还会再来。

  结束这次拍摄后两年,“独飞七”再次被派到中国的土地上,这一次它们是来到东北为真正的侵略战争做准备。九一八事变后第三天,“独飞七”所属一架侦察机在对抚顺附近的东北军部队的侦察飞行中,被东北军将士的机枪火力击中迫降后报废。侵略者,本该如此下场。

标签